ȴʣ ȵ
主页 > 高端访谈 >

今年最好看的访谈节目真的不应该只有三百人看
              Դ 未知 2020-03-26


      从古至今,人类早已习惯了在面对一件事情或者谈论一件事情时用英雄叙事和宏大的史观来看待事情的发展趋势,那些彪炳千秋的故事,或者催人奋进的鸡血,主角总是帝王将相,雄才,或者某位知名企业家以及学术大拿。

      今年4月,陈晓楠告别凤凰卫视加盟腾讯,拥有近4万名员工的腾讯,历史上第一次出现了“首席主持人”这个职务。

      提到陈晓楠,如果一定要说她身上的标签,《冷暖人生》这档节目一定是她最醒目的标识,这档节目不仅将陈晓楠屡屡送上凤凰卫视内部的年度评奖台上,也让她在2009年获得了“真实电视女杰”的称号。

      《冷暖人生》从2003年开始播出到今天,已经走过十四个年头,她说自己就像走在海边行走的人,很幸运地捡到了那些美丽的贝壳——那些小人物的好故事。

      所以在这档节目中,和陌生人对话,仅仅十分钟的对话,却可以通过对方的神态,表情,让整段访谈有了人情味。对世界也有了更丰富多元的理解。

      这些普通的陌生人,有网红抢劫犯“大力哥”, “杀马特教”父罗福兴,“明日之子”选秀新星赵天宇,“双肺作家”吴玥,也有具有独特经历的为死囚写遗书的欢镜听等等。

      而这档节目最令我感动的,恰恰是这群被社会贴上标签的人,通过他们不断给我带来的新的视角,新的认知和新的事实。

      在被捕之后受审时又说出了“大力出奇迹” “我必须败家啊,我不败家,不是埋没了我爹妈挣钱的才华吗”等金句。

      爆红之后,身在狱中的他并不知道,很少有人会去想这个被称为“大力哥”的赵金龙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40岁的赵金龙因为抢劫被判2年,出狱后,面对别人对他“大力哥”的称呼,于他而言,却是此生最后悔的事情。

      “大力”是一种止咳药水,因含有罂粟成分,喝多了容易上瘾,发作起来跟毒瘾一样会让人出现幻觉,精神等症状。

      当年家道中落的赵金龙选择用喝药水来麻痹自己,据他说,最严重的时候一天九瓶都不够。最后为了买药水不得不去抢劫,最后锒铛入狱。

      两年徒刑已彻底戒了赵金龙的药瘾和混沌,当他再次走在大街上的时候,面对飞速建设和发展,他发现梦醒之后这个世界的脚步已经离他越来越远。

      他心里也明白“也就是喜欢我缺心眼的劲儿呗”,但是当经纪人要求他说出出当年在监狱里的金句时,自己又蒙了,

      他不懂这个世界,比如这社会为什么对着手机说说话就可以挣钱,那些喊麦直播的能火,而且还几乎都出自东北。

      他不懂这个世界的原因还跟他的家庭有关,2003年,他家发了财,街坊领居都叫他大哥,一般他说上句,别人就把下句接出来了,

      “大哥”赵金龙开始跟别人借钱,后来他喝药,大伙就不怎么把他当个人看了。再后来他喝药成瘾,大伙看他的眼神,那就是在看条狗。

      现在大家觉得那是一种很LOW的样貌,大多数人还有一些自己来自大城市或者自己属于正儿八经那种人的优越感,把杀马特这个标签撇的远远的。

      在这次对话中,曾经的杀马特教父显得彬彬有礼,也向主持人毫不避讳的谈起了自己身上各种纹身的蕴意。

      曾经作为一名留守儿童的他由于亲情的缺失没有像普通孩子那样接受更好的教育,也因此开创了杀马特的时尚风潮。

      在我们拿着杀马特这个过气的时尚造成开涮的时候,并没有想过这是生活在四五线甚至一些农村很多留守年轻人的精神慰藉寻求存在的一种方式。

      他知道大众不喜欢杀马特,同时也不愿意毁掉自己开创的杀马特。他不愿意为了挣钱去或者所谓的知名度去毁掉自己的初衷。

      这就是我们一直排斥和嘲讽的杀马特,宁愿去盖个小房子追求初心,也不愿意跟随网络的红利去追求名利。

      那些被社会或者我们提上标签的普通人,通过《和陌生人说话》这档节目是可以让人联想到自己的狭隘,也按下了我们贴标签的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