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新闻_新浪网,打造新闻资讯第一网!

娱乐新闻_新浪网

热门关键词: test  as  xxx  5554

中小学需要怎样的科学老师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人气: 发布时间:2019-10-13
摘要:北京市沙板庄小学科学老师栾培笑言现在的学生越来越不好对付,有次一个学生问及玛雅文明,并无专业背景的她直言完全没有头绪!。栾培面临的尴尬,折射出科普人才紧缺的现状目

  北京市沙板庄小学科学老师栾培笑言现在的学生越来越“不好对付”,有次一个学生问及玛雅文明,并无专业背景的她直言“完全没有头绪!”。栾培面临的尴尬,折射出科普人才紧缺的现状——目前,全国共有科普人才175.14万人,距离《科普人才规划纲要》提出到2020年实现全国科普人才总量达到400万人的目标,尚有很大缺口

  “会,液体也是一种物体,物体都会热胀冷缩。”“不会,水壶里装的热水、冷水都一样多。”在北京市沙板庄小学的科学课上,学生们迫不及待举手表达观点。

  做了17年科学老师的栾培站在讲台上,面带笑意听同学们的回答。讲桌上摆放着试管、酒精灯、金属球、气球等器材,这节课的主题是证明固体、液体、气体是否会热胀冷缩。“这种简单的理论、实验都没有问题,但经常会遇到一些处理不了的问题。”她笑言现在的学生越来越“不好对付”,有次一个学生问及玛雅文明,并无专业背景的栾培直言“完全没有头绪!”

  栾培面临的尴尬,折射出科普人才紧缺的现状。目前,全国共有科普人才175.14万人,距离《科普人才规划纲要》提出到2020年实现全国科普人才总量达到400万人的目标,尚有很大缺口。

  “小学科学课是一门综合学科,包含地理、天文、化学、物理等各方面知识,要教好并不容易。”作为学校600多名学生唯一的专职科学老师,栾培深有感触。

  她告诉记者,随着科学教育在小学教育中的比重加大,相关的实验活动越来越多,分工也越来越细。学校现今有植物、模型和园艺等21个科普社团,教师指导的专业性要求随之提高,“既要专,又要杂,跨领域的辅导还面临很多问题。”

  对此,沙板庄小学教学主任韩雪红也表达了同样的困惑。去年,学校举办了单片机编程比赛,学生在做完简单的灯泡亮灭控制后,很多孩子都想继续完善加工。“有些提议改造成下雨自动关窗的感应器,还有些建议做成预警器。”韩雪红说,虽然很想帮孩子们继续推进,但光感应设计很复杂,老师们又不懂编程。在比赛前期的培训中,曾因老师无法指导只好将学生送去垂杨柳教育辅导中心参观学习,并请相关老师指导。

  从事20年科学教育的北京市第五中学韩竹老师说,小学科学课实验比较基础,而中学不同兴趣小组的实验基本都是多学科交叉,对老师相关知识的专业性和广泛性都提出了更高要求。“比如做一个吸尘器,既要涉及对健康、呼吸等影响的生物知识,又要懂得运用物理学原理分析负离子。”韩竹说,学校最缺具有多学科交叉背景的科学老师。

  “我们这批科学老师没有系统学习过相关知识,那会儿就没科学教育这个专业。”栾培说,自己是教育学出身,所有有关知识都是在实践中一点一滴积累起来。由于缺乏系统学习,如今的教学难免有些“心有余而力不足”。

  此外,栾培认为小学科学教材的内容编排有待改进。她以小学六年级《科学》教材为例说,有一节讲飞机怎么样才能飞起来,里面涉及升力,还牵扯到压强、压力等问题。“讲吧你又讲不明白,不讲孩子们又会问。”她说,涉及压强的问题需要借助实验印证,但小学科学教育现在还做不了,应该将其放在初中阶段。

  采访中,很多科学老师都反映学校老师太少,无法满足科学课的需要。江苏省昆山市花桥中心小学科学老师张斌告诉记者,自己带的学生有些拿到专利,想继续改进后再推广,但由于学校科学老师少,精力不足也无法持续跟进,最后只能不了了之,极大打击了学生积极性。

  沙板庄小学目前有7位科学老师,专职的只有栾培一位,其余是劳动技术、美术及综合实践老师兼任。在韩雪红看来,科学老师在数量和专业性上都亟待提高。

  目前,我国每万人拥有专兼职科普工作者13.06人,距离《国家科学技术普及“十二五”专项规划》提出的“十二五”期间每万人拥有专兼职科普工作者15人的要求仍有差距。

  “科学老师真的太忙!”韩竹直言,自己休息时间很少,午休带生物小组的学生记录实验数据,晚上下班后还得整理相关科学材料,“9、10点下班很正常。”身为兼职科学老师的韩竹直言科普辅导比教学工作辛苦百倍,希望能引起学校重视。

  “所有的焦点都在中考科目的教学上,我们平时基本上可有可无,一到科技比赛时才会被想起,比赛完了又没你啥事了。”对此,做了6年中学科学老师的杨毅(化名)颇有微辞,“其他学科老师周末、假期补课都有课时费,科学老师由于辅导的不定时性难以量化,并不计入考核。”

  另一方面,实验室设备也无法满足学生需求。张斌告诉记者,有个学生一直想做汽车尾气净化改装系统,设计图纸画出来了,从理论上来说成品应该没有问题,但尾气的收集以及设备的转化性能检测都因没有设备而搁浅。对此,韩雪红深有同感,前段时间北京空气质量堪忧,很多学生要求检测空气中的PM2.5值,“但我们没有设备,为这一次试验去采购也不现实。”

  为此,沙板庄小学寻求“外援”。学校每年都会申请去科技馆和高校实验室参观学习。去年,学校和北方工业大学物理实验室对接后,“效果非常好,大学实验室设备齐全,学生们兴趣很高。”栾培说。

  韩雪红认为,大学教师普遍科研和教学任务繁重,偶尔一两次指导不是问题,但长期、持续的支持不太现实。

  韩雪红希望国家能尽快出台一些政策机制,向小、中学生免费开放科技馆以及大学实验室。“这些地方资源集中,设备精良,应该开放让资源共享。”此外,她还建议建立一个从上而下帮扶的机制,比如科普校园联动,让专业的大学老师定期去小学做巡校指导,帮助学生在解决难点问题的同时,对现有的科学老师进行培训。

  原中国科协青少年科技中心主任、中国青少年科技辅导员协会副理事长牛灵江,从事青少年科普工作三十多年。“科学课是最近几年才起步的,面临一些‘成长中的烦恼’。不只是专职科学老师的数量亟待增加,让现有的、不同学科的老师获得系统科学的培训、指导是当务之急。”

  与教育部专门培训小学科学教师的计划相比,“中国青少年科技辅导员协会主要培训做科技活动的老师,目前每年培训骨干科技辅导员约2000人。”牛灵江坦言,“这与全国庞大的教师队伍相比,数量很小。”

  “建议国家大力培养跨学科背景的科学辅导老师。”牛灵江的观点与韩竹不谋而合,“科学老师的科班出身很重要,应该从师范院校着手培养。”

  值得注意的是,针对科普场所、大型企业及科研机构缺乏高层次科普专门人才的现状,2012年,教育部与中国科协联合开展培养高层次科普专门人才试点工作,先期培养科普教育人才、科普产品创意与设计人才、科普传媒人才。关于科普专门人才的定义,为科普场馆专门人才、科普创作与设计人才、科普研究与开发人才、科普传媒人才、科普产业经营人才和科普活动策划与组织人才。其中,并未涉及科学教师的培养计划。

  “前几天,我们去北京航空航天大学调研,他们有老师、有成果、有场所,要将科技资源转化为科普资源,依然缺乏关键的一环——专业的、高层次的科普人才。”牛灵江说,某种程度上,科学教育和科学普及面临着类似的问题,都需要将科学道理转化后再次进行传播。

  不容忽视的一个情况是,大部分科学家可能做不了中小学的科学教育,虽然他们懂得科学,但并不了解教育学。另一方面,科学老师了解科学家某一领域的前沿问题很困难。这就需要找到一个连接双方的“桥梁”。

  “科学老师不仅要学识广博,对科学有全面认识并且一定要懂教育学。”在牛灵江看来,始于十年前的“创新人才培养项目”,无疑是一个成功的案例。“几经探索后,中国科协青少年科技中心终于在科学家和科学教师之间找到了‘桥梁’,让既懂教育又掌握科学知识的教研人员,培训科学家如何与中学老师对话、交流,指导科学老师如何设计课程。”

  如今,该项目请大学、科研院所的专家,针对高中教师每年开展信息、生物等8—9个学科的培训。“去年,我们又推出了‘高中教师暑期再回大学’的培训活动,有40位老师进入中科院研究生院学习,白天自己选课去听,晚上有专门的讲座进行讨论。”

  牛灵江强调,中国科协承担的项目、计划只能小范围提升老师的能力,科学老师还需师范院校的科班培养为主。

  金正恩特使访华习奥会 提前中舰 仁爱礁赵红霞被公诉易会满任工行行长同仁堂质量门豪车或征奢侈税官二代晋升高档会所藏公园国安1-3负首尔合肥量排名北京 鬼来电莫言买房校长下跪劝读书TVB邓萃雯

责任编辑:admin

娱乐新闻_新浪网独家出品

新闻由机器选取每5分钟自动更新

手机: 邮箱:
联系电话: 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