ȴʣ ȵ
主页 > 文化旅游 >

【方志四川•美丽乡村】吴烈 ‖ 游天府旅游名县
              Դ 未知 2020-03-21


      出成都西郊60余公里,便是崇州市辖下的一个镇——观胜。观胜镇多年前叫石观音,儿时的我还在崇州老家时,就听老一辈经常这么叫的,因而一说到观胜,我就会想起石观音。只要一听到石观音,我就会自然而然地想起那香喷喷的石观音板鸭。

      离开观胜很多年了,虽说偶尔路过也未作停留,缘于自认为对这方土地非常熟悉。殊不知,这本身就是一个误区,就像苏轼登庐山《题西林壁》时写的那句“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

      秋日的某一天,离蓉返乡。秋高气爽,清风徐徐,花树缤纷……一种突然找回来的美丽“乡愁”油然而生,我禁不住脱口而出——老家观胜,我回来了!严家弯湾,我回来了!

      记得有一首歌是这么唱的:“掀起了你的盖头来,让我来看你的眉毛……”,今天,我想借这首歌来改一下词——掀起了观胜的盖头来,让我来看你的风景,你的风景真漂亮呀!最美就在这严家弯湾!

      沉浸在这清幽秀丽的景色里,思绪纷飞。我在想,严家弯湾之于崇州观胜,就好比宋庄之于北京,周庄之于上海,乌镇之于嘉兴。只不过,严家弯湾仅仅是成都周边郊县仍在等待开发的一个小景区,至今仍然是“养在深闺人未识”。

      在我眼里,严家弯湾既是鱼米之乡,又有水乡的特色。只是这里的水乡由于灌溉原因,没有江浙一带的乌篷船风景罢了。

      要知道,这里之所以叫严家弯湾,因为严姓人家特别多,严家祖先自古以来就在这方土地上逐水而居,垦殖农田,田埂上种植桑麻,庭院里植树栽花种竹,家家小青瓦,户户竹篱栅,垄垄竹林盘……正好印证了苏东坡先生的那句诗“宁可食无肉,不可居无竹,无肉令人瘦,无竹令人俗”。

      当然,今天的严家弯湾,生活早已不是当年那个“食无肉”的物资匮乏年代,而是进入了天天都可吃肉、随时都可欣赏风景的美好时代。

      严家弯湾没有村门,没有寨门,没有门票。开放的村落,四通八达的道路,开放的胸襟,欢迎四面八方的游客,开放的水域,三条河二水渠水网纵横……开放的风景,随便你看,随便你拍,随便你欣赏!而当你在看、在拍、在欣赏时,难道你不也变成了风景中的风景了吗?

      观庐是严家弯湾中一处传统庭院。在观庐里泡上一杯茶,或三朋四友摆龙门阵,或个人品茶,清静小憩,或院外漫步,仰望蓝天,遥想着诗和远方……如此,则完全是一种自然的放松,一种寂寞的享受,一种老家亲切的情怀对心灵的抚慰!

      我静静地站在观庐里,吮吸着风中的竹香、花香和老房子的木香,仿佛看到了祖先们洒扫庭院的身影……

      晨起洒扫庭院,是咱中国人的传统,也一直是祖辈们家风的传承,然后才有“一屋不扫,何以扫天下”的古训。

      走在严家弯湾蜿蜒曲折的村道上,水泥路、石板路曲径通幽,路边小沟小河水渠,小桥流水,眼前有蓊郁的大树小树,脚边有散发出清香的花草,迎风摇摆……如此新鲜的空气,清幽的林盘,悠闲的老人,让我的心灵也得到了一种超然的宁静。

      站在严家弯湾的旷野开阔地上,放眼远望,云深犹见西岭雪,风拂犹闻西江涛,仿佛还有外婆蒸的棉花草馍馍飘来的缕缕清香……

      在这花团锦簇、芳草萋萋的严家弯湾里驻足遥想……我又一次体味到了遗失很久的“乡愁”,而带来这种感觉的乡愁情结,在一生中又显得多么的珍贵!

      著名作曲家姜延辉先生谱曲的歌曲《堂堂正正一辈子》中,对我们每个人在不同阶段该做什么,我们的人生该怎么定位,说得清清楚楚,唱得明明白白……对广大领导干部,包括崇州观胜在内的县、乡、村等各级领导干部来说,既是勉励,也是鞭策!

      我对这首歌的理解就是——定好自己的位,用好人民的权,办好群众的事!为官一任,就要力所能及地造福一方!如果你负责一个村,就要把村里的事情办好!如果你负责一个乡镇,就要把乡镇的事情办好!如果大家都“不忘初心,牢记使命”,勇于创新,敢于担当,那么保护、打造和发展像严家弯湾这样的花园村庄……进一步实现“美丽乡村、美丽中国”的宏伟目标,难道还会远吗?

      习总说,让居民“望得见山,看得见水,记得住乡愁”。我认为,咱崇州观胜严家弯湾的美丽风光,不正是自觉践行和逐步实现总的殷切希望吗?

      在严家弯湾盆景艺术和鸳鸯竹合作社负责人赵明春先生陪同下,我们一起就该村的过去、现在和将来作了一番探讨。我们认为,村里应坚持开发与保护并重,经济与文明提升,环境与人要协调……应该是严家弯湾发展的主基调。

      是的,我要赞美严家弯湾风光多么的美丽!色彩多么的绚烂!底韵多么的深厚!前景多么的光明!但它最具特色,又能可持续发展的优势究竟是什么呢?

      儒家经济文化网总编辑、中国网络媒体著名时事评论家黄晨灏先生说,“严家弯湾盆内表现的自然景观,是成都崇州人奉献给中华民族的‘植物标本’生态、环保艺术产品,是中华民族的优秀文化遗产。”由此可见,做强做大该村的盆景艺术产业,应该是未来发展的主攻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