ȴʣ ȵ
主页 > 文明省会 >

全国32个省会直辖市一座城一首古诗一别称道不尽
              Դ 未知 2020-11-20


      华夏文明源远流长,历史滚滚长河历经五千年,淘洗出千古风流文化。每一座城市都有独特的故事,在漫长的历史中留下独特韵味。全国23个省会、4个直辖市,5个自治区首府,都有怎样的雅称与古诗在流传?

      北京是中华文化的集大成者,六朝古都,古称燕京、蓟城、涿郡、幽州、北平等。北京文化积淀深厚,文化遗产数不胜数,其变迁在很大程度上代表了中华文化的变迁。

      上海古称黄浦江从上海穿过,古代由战国四公子之一的黄歇(春申君)治理河道,故今天建成“申”,又称“沪”“松江”。

      重庆古称江州,以后又称巴郡、楚州、渝州、恭州等。自古以来,重庆就是文人墨客钟情之地,留下众多千古传诵的动人诗篇,流传最广的莫过于——

      南宁,简称邕,古称邕州,又称为绿城、邕城,在古代属于百越之地。在这山好水好的地方,谁能不生感慨。

      银川是历史悠久的塞上古城,民间传说中又称“凤凰城”,古称“兴庆府”、“宁夏城”,素有“塞上江南、鱼米之乡”的美誉。明代朱栴有诗《汉渠春涨》:

      拉萨古称“惹萨”,全年日照时间在3000小时以上,素有“日光城”的美誉。有一首描写《布达拉宫》的诗是这样的:

      长春别称“春城”,古称“茶啊冲”,汉译“天之城”,被誉为北国春城,也被称为“喜都”、“黄龙府”等。长春是国家历史文化名城,也是我国重要的工业基地和综合交通枢纽。孙中山曾经作诗《輓刘道》:

      长沙别称星城,古称潭州,历经三千年城名、城址不变,有“屈贾之乡”、“楚汉名城”、“潇湘洙泗”之称。曾经写过沁园春·长沙,写尽长沙的秋美与党人的豪情。

      独立寒秋,湘江北去,橘子洲头。看万山红遍,层林尽染;漫江碧透,百舸争流。鹰击长空,鱼翔浅底,万类霜天竞自由。怅寥廓,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

      携来百侣曾游,忆往昔峥嵘岁月稠。恰同学少年,风华正茂;书生意气,挥斥方遒。指点江山,激扬文字,粪土当年万户侯。曾记否,到中流击水,浪遏飞舟?

      成都古称“成都”、“锦城”、“蓉城”、“少城”,自古素有“天府之国”美誉。杜甫曾为成都写过许多千古名诗,包括《蜀相》:

      福州为历史文化名城,古称晋安、丰州、闽州、泉州等。福州山川秀丽,万千景象,赢得无数诗人骚客歌吟。梁瑞芝的《闽江怀古》 (全诗18句,摘录以下)

      广州古称“楚庭”,吴国孙权于黄武五年(公元226年)在交州东部分设广州,广州之名由此开始。千年商都风采更胜当年。曾丰曾为广州赋诗:

      贵阳因位于境内贵山之南而得名,古代贵阳盛产竹子,以制作乐器“筑”而闻名,故简称筑,也称金筑, 别名林城、筑城。宋代赵希迈写过《到贵州》:

      “上有天堂,下有苏杭”的杭州,自古为“美”的代名词。杭州古称临安,钱塘、余杭等。白居易是这样《忆江南》的:

      海口古称“海口浦”,元代有“海口港”,明代有“海口都”、“海口所”,大都与海口相关。刘长卿的《登东海》是这样写海口的:

      朐山压海口,永望开禅宫。元气远相合,太阳生其中。豁然万里馀,独为百川雄。白波走雷电,黑雾藏鱼龙。变化非一状,晴明分众容。烟开秦帝桥,隐隐横残虹。蓬岛如在眼,羽人那可逢。偶闻真僧言,甚与静者同。幽意颇相惬,赏心殊未穷。花间午时梵,云外春山钟。谁念遽成别,自怜归所从。他时相忆处,惆怅西南峰。

      合肥古称庐州、庐阳,极富诗情画意。“诗仙”李白曾多次作过与庐州有关的诗,例如:《杭州送裴大泽赴庐州长史》:

      昆池千顷浩冥濛,浴日滔天气量洪;倒映群峰来镜里,雄吞万派入胸中。朝宗远会江淮迥,泽物常裨造化功,圣代恩波同一视,却嗟汉武谩劳工。

      滇池碧波千顷,浩淼无垠,有阴雨霏霏时的朦胧气韵,也有浪涛汹涌时的磅礴大气;而波平如镜时,群峰倒影如画,江山美景,尽收眼底。

      兰州汉时称金城(郡或县)、隋改兰州。兰州的美是一种极致,兰州的天、兰州的云在诗人眼里如仙境一般。高适的《金城北楼》就是写兰州的佳作。

      南昌春秋属吴,战国属楚,汉称“豫章”、隋唐称“洪洲”、宋称“隆兴”,明代定名为“南昌”。王义山的《念奴娇·南昌奇观》写尽南昌的美丽:

      南昌奇观,最东湖、好景重重叠叠。谁瞰湖光新佳阁,横挹翠峰嶻辥。十里芙蓉,海神捧出,一镜何明彻。鸢鱼飞跃,活机触处泼泼。容斋巨笔如椽,迎来一记,赢得芳名独。猛忆泛莲前日事,诗社杯盘频设。倚看斜阳,檐头燕子,如把兴亡说。谁迎谁送,一川无限风月。

      南京为六朝古都,旧称多达44个。在历史上称过金陵、秣陵、建康、建业、上元、蒋州、江宁、应天、南都、天京、石头城等等。其中,南京人对南京、金陵的成为最有感情。李白写过《登金陵凤凰台》,乃是千古绝唱。

      宝岛的省会台北市,初名大加纳,后称莽甲。台北市位于台北盆地中央,以淡水河、新店溪、景美溪与台北县为界。余光中一首《乡愁》,表达了人民对中华民族历史文化的认同感。

      太原,简称“并”,别称并州,古称晋阳,也称龙城,具有5000年文明史、2500多年建城史。并州的剪刀长安的月,都是古典诗词中的常见意象。在众多描写太原剪刀的诗词中,出彩的也有很多。

      武汉,位于长江中游,西连巴蜀,东接吴越,北至豫陕,南抵湘桂,素有“九省通衢”之称。崔颢一首《黄鹤楼》,唱响至今。

      石家庄北靠首都北京,古称“京畿之地”,素有“南北通衢、燕晋咽喉”之称,曾与北京、保定并称“北方三雄镇”。当年,初唐四杰之一的卢照邻在河北一带漫游,路过正定时留下了五言古诗《晚渡滹沱赠魏大》:

      西安乃八百里秦川文武盛地,十三朝古都闻名世界,古称长安,位于陕西关中平原之上,古有“八水绕长安”之说。此外,西安还被从称为大兴城、京兆、奉元、西京。关于西安的诗词太多了,几乎是一景一诗。来自韩愈的《早春呈水部张十八员外》:

      王昌龄写的《从军行》,其中的青海即指“青海湖”。青海长云暗雪山,孤城遥望玉门关。黄沙百战穿金甲,不破楼兰终不还。

      北临黄河,西依嵩山,处于大山大河荫庇之下的郑州地区,土地肥沃,气候宜人,自古以来就是贯通东西南北的通衢之地。关于郑州的记忆,李商隐有《登郑州夕阳楼》传世——